总站

高职教育何以做强做优

来源:光明日报 日期:2012-02-07 浏览

 职业教育的改革,被有关专家比喻为是关系到整个教育金字塔稳定的不可忽视的基石。占高等教育半壁江山的高等职业教育,更是关系到高等教育未来走向的试金石,被认为是撬动整个教育改革的支点,同样面临质量的命题、转型的迫切需求和办学的重新定位。

  北京教科院副院长吴岩:提高有特色的质量

  提高质量是高等教育发展的生命线。这句话大家应该非常熟悉。2011年4月24日,胡锦涛总书记在清华大学百年校庆讲话中指出:“不断提高质量是高等教育的生命线,必须始终贯彻于高等学校人才培养、科学研究、社会服务、文化传承、创新各项工作之中”。总书记的要求,不仅仅是给“985”大学提出来的,也不仅仅是给“211”大学提出来的,也不仅仅是给普通本科院校提出来的,是给整个高等教育战线提出来的。作为半壁江山的高等职业教育,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富有挑战性的命题。

  对于高等职业教育来说,我认为提高有特色质量的关健是能不能做好校企深度合作。要从原先“为我(院校)”服务的“求助模式”更多地向校企合作共赢的“互促模式”转变,所谓的互促模式就是不仅仅使学校发展,也使合作的企业等单位得到发展。能不能做到这一点?对于高职院校有两个问题要回答,一是办学质量有没有真正得到提高,二是服务能力有没有真正地得到提升。假如我们没有服务能力,那么合作发展只是一句空话。

  高等职业教育发展十年来的经验告诉我们,做大不容易、做强更难,做高不容易、做特更难。高等职业教育如果要想做特,就是要有不可替代的贡献力和服务力。

  在办学体制机制的创新与突破方面,高职院校能够走在高等教育改革的前列。因为开展这项改革我们的包袱少,有可能走在前列。

  我们应该提高对社会经济的服务能力。高等职业教育要想上新台阶,我认为需要“瞻前顾后”、“左顾右盼”,需要“走出去”,需要“引进来”。所谓“瞻前顾后”,就是要知道前边还有什么样的人、什么样的学校在做;“左顾右盼”就是要知道同类院校都在做什么。“走出去、引进来”与“国际化、请进来”是相关联的,我们最终的成功秘诀就是职业教育的特性,职业教育与经济社会发展是一种紧密的伴生关系,这与普通高等学校相比有一种天然的优势,千万不要放弃。

 

 天津职业大学校长董刚:高职培养需重新定位

  前一段时间,在杭州高职研究会开会,石伟平教授讲了两个观点,我完全同意!一个是示范校建设。这些年以来,我们整个职业教育课程改革突出了职业性、实践性,和开放性,把过去职业教育按照本科压缩饼干式教学改变了许多,取得了不错的效果!

  记得2003年我刚调入天津职大时,我问哪几门课程不及格的学生最多?请教务处的同志帮助查一下。一查,一次考试下来有400多人高等数学不及格。还有一门C语言程序设计课情况也是这样。于是,我就从高等数学开始听课,试图找出问题出在哪里?是学生的学习能力差,还是教师教的内容或方法有问题。我一听教师讲什么呢,高等数学的极限理论,一讲就讲四节课,我们学理工科的都知道,高等数学的极限证明是很难的,但教师给我们职业教育的学生一讲就是四节课,学生根本听不懂,即使学生学完也极少用得上,真正有用的可能是求极限的一些常用方法。由此可见这个课程在教学内容选择上存在很大的问题!

  石伟平教授的第二个观点是:高职教育的人才培养要重新定位。他认为高等职业教育应该突出“高等”两字。我们在强调了技能的同时,更应重视学生综合素质的全面培养,这也是高等职业教育未来应该思考的问题。

  这两年,我请了100多家大企业来校座谈,并请他们对学生多项要素进行排名。结果出来后,排在第一的是工作态度,其后是团队精神,沟通表达能力,外语和技能!所以说,我们高职发展到今天,应该有一个非常好的反思,这里面可能还有好多方面工作需要做,要强调育人为本,能力为重!

 

 

深圳职院党委书记、院长刘洪一:高职的转型与升级

  高职教育经过近20年的发展,有两个方面的成就:一是比较好地解决了办学的理念问题,就是怎样紧扣社会产业的需求、坚持就业导向;二是从操作层面解决了高职院校办学模式的问题,即“校企合作工学结合”。

  下一步高职教育发展有两个方面的问题需要重视。

  第一是如何把校企合作、工学结合,进一步深化和完善下去。深化就是要做实,我个人觉得有几个方面要重视:

  互惠的机制建立非常重要,它是校企合作实现可持续的保证。广东省也出台了一些制度,但实事求是的讲,有些企业很重视,有的不够重视;校企合作要进一步丰富其内容,深化它的改革,不光是人才培养的校企合作,我们提出了“产学研用”立体合作模式,特别是企业方面遇到的技术和研发问题。而且我个人认为不光是和企业的深度合作,还要扩张到行业乃至于政府,也就是政府、学校、行业、企业四方联动。

  第二是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。这个问题说了很长时间,我觉得现在不是说必要性的问题,而是紧迫性和操作性的问题。

  在经济较发达地区,高职教育已经表现几个明显的不适应。一是不适应产业升级转型要求。现在深圳的某些顶级企业老总,已经明确跟我们讲不太需要深职院的专科毕业生了,从产业升级转型要求来讲,他们对技能型人才要求是多样化、多层次的,我们的学生在多层次上不能够适应产业转型升级的新要求。二是不适应老百姓受教育的要求,现在的家庭对教育期望比较高,由此带来的高职院校的生源问题不容忽视。

  有几个建议,第一,把中职高职体系构建起来。这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中职之后再学几年高职,要科学规划和确定专业范围,不能一窝蜂上。第二,尽快建立技术型人才培养的层次结构,健全专业学位体系,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务院颁布的学位条例就已经设计了研究型和专业(职业)型两个学位体系,过了很多年,还没有完全真正把我国的学位体系健全起来。第三,构建职业教育体系要有序实施,依据区域产业对人才的需求、院校办学条件等,统筹规划,分类分步发展,尽快实施。(记者朱振国整理)